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展红旗【尹梦春】

名也者,相轧也;知也者,争之器。二者凶器,非所以尽行也。---庄周

 
 
 

日志

 
 

【转载】美国是只纸老虎? ——中国在中日危机中的对美认知  

2012-10-06 17:00: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云:美国是只纸老虎? ——中国在中日危机中的对美认知 (2012-09-28)

  ● 张云

纵横天下

  围绕日本“购岛”引发的近十年来最严重的中日关系危机,所有人都知道这绝不是仅限于单纯的中日两国双边关系的问题,幕后的重要主角——美国的因素,毫无疑问不可忽视。为什么中国对于日本的购岛行为反应如此强烈?为什么中日危机的严重程度超出了很多人的估计?事态仍在发展之中,而且原因非常多,各国政策决定又是黑箱重重,回答上述问题着实困难,笔者仅从中国对于美国的认知角度分析。

中国认为中日问题实质是中美问题

  可以不夸张地说中日邦交正常化四十周年以来,中国从战略角度审视中日关系的时候从来就把根本的落脚点放在中美关系上,也就是认为中日关系的实质是中美关系,与安全战略紧密相关的西太平洋的领土问题自然被放在中美战略关系的大框架下考量,估计这个判断也适用于美国方面,中国的认知基础还是毛泽东的著名论断“美国是只纸老虎”。

  首先,从战略角度,中国将钓鱼岛危机(日本称为“尖阁诸岛”)看成是奥巴马政府“亚洲再平衡”战略的一部分。北京把日本看成是美国在太平洋的代理国家,将美国在危机上的态度看成是检验美国在西太平洋的战略意图的试金石,因此此次岛争事实上是中美更大层面上的战略较量,日本是从属于中美关系的次变量。

  2010年以来,日美在所谓的离岛防卫等方面合作明显加强。2010年12月,日美共同联合演习共4万4000人参加进行了防御弹道导弹和离岛防卫等训练。2011年3月,日美“朋友作战”前所未有地加强了驻日美军和自卫队的联合行动能力。2012年6月,日美韩在朝鲜半岛南部公海进行了共同训练。7月,日美政府同意从2013年开始,日本自卫队派军官常驻美国国防部以便于日美两军之间更加紧密的沟通。目前,日本自卫队在佛罗里达州的坦帕中央军和夏威夷的太平洋军派驻常驻人员,常驻国防部尚属首次(目前仅有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8月21日开始,日本陆上自卫队同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北玛丽亚娜群岛的泰宁岛进行首次为期37天的日美共同离岛保卫训练。虽然日本陆上自卫队从2006年开始同美国的海军陆战队在美国国内进行共同训练,但是到目前为止都是在美国西海岸海军陆战队基地进行,而此次为第一次真正的离岛演习,而且该岛屿是同关岛等相同位于第二岛链上,更具有“实战意义”。9月,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在日本宣布经在日本建立第二套反弹道导弹雷达系统。以上这些都很容易被中国解读为美国通过加强同代理国家日本的军事关系来遏制中国。

  第二,从历史角度,中国认为钓鱼岛问题一定程度上是美国制造的用来遏制中国的楔子。中国官方将美国在1972年将冲绳归还日本时候一并将该岛屿交由日本管理定义为“私相授受”。 中国的安全专家们更是直截了当认为是美国制造了钓鱼岛争端,一位中国专家在《人民日报》中写道:“美国出于冷战需要,利用,纵容日本残余的右翼势力,没有彻底铲除军国主义,日本极端民族主义得以苟延残喘并渗透到日本国内政治和战略思维中去。在此过程中,钓鱼岛问题被制造出来。”可以说从一开始,中国就把这个问题看成是中美关系的问题,这也可能部分解释为什么周恩来在1972年拒绝同田中角荣首相讨论钓鱼岛问题的原因。

  第三,从危机发展演变角度,中国认为美国的政策和态度为日本强硬派和右翼政治家挑衅中国提供了推手。石原慎太郎最早提出“东京都购岛”想法不是在日本,而是今年4月在华盛顿的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的演讲上。7月8日参加了阿富汗支援国际会议后的希拉莉国务卿同日本外相与首相会面后匆匆离开日本,在正式对外新闻稿中没有提及在会谈中涉及关于钓鱼岛国有化问题的内容。7月11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在日本宣布国有化以后首次表态日美条约适用于钓鱼岛。7月24日,日本外长同希拉莉会谈后也表示,再次确认美方认为钓鱼岛适用日美条约。日本外务省亚洲局长8月22日访问华盛顿同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会谈后,表示美方确认钓鱼岛属于日美安保条约使用范围。8月24日,日本众议院通过涉及钓鱼岛问题的决议,谴责香港保钓人士登岛,强调是日本固有领土。同一天野田首相也表示不存在领土问题,中国上个世纪70年代因为有了油之后才提出来。与此同时,野田还表示自卫队可以参与岛屿治安管理,防卫大臣森本敏表示在领土领海问题上日本自卫队不会让外国船只接近一毫米。美国国防部长在访问日本之前,日本媒体主要报道此行目的主要是鱼鹰运输机的部署议题,并不是钓鱼岛问题。美国对于这些强硬表态没有明显制止日本的迹象被中国解读为纵容,毕竟同盟关系也有管住莽撞盟友的作用。彭光谦少将认为没有美国的支持,日本不会造出那么多的事情。

  第四,中国不认为即使中日因为钓鱼岛问题发生军事冲突美国会与中国刀兵相见。中国的专家们认为“钓鱼岛问题并非日美关系的全部,目前也算不上最重要的问题,如果硬是要把钓鱼岛升级到对华关系的主导地位,不符合美国根本利益”、“日本从来只是美国的一枚棋子,大事只会以自己的利益为重,不会蹚浑水或惹祸上身”、“对于美国来说,外交上更加重要的事情多的是,并不希望钓鱼岛来添乱”。美国国际安全与战略研究所日本主任麦克·格林认为,如果问题由日本方面挑起,那么美国不一定会全面支持和支援日本。中国社科院日本所长李薇对于“美国的母亲们是否会同意将他们的孩子们送去战争以支持日本对于这些遥远的小岛的主张表示怀疑”。

软硬两手对付“纸老虎”

  如果笔者上述分析的认知逻辑成立,就不难解释中国方面做出的各种反应了。

  首先,正因为被认为是中美战略关系的一部分,中国在中日危机中对美外交显示了强硬和灵活两个方面。到目前为止,中日高层和军方之间除了在俄罗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举行的亚太经合论坛(APEC)会议上那15分钟走廊交谈外,几乎没有有效的沟通。相反,中美之间的沟通渠道却比较畅通。就在日美进行首次离岛夺岛军演第二天的8月2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蔡英挺突然对美国进行正式访问,作为军方高层首次向美国发出强烈信号即“坚决反对将钓鱼岛列入《日美安保条约》”。9月,中国如期接待了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习近平副主席在同其会见时候对钓鱼岛问题的一席话虽然言语不多但分量很重,梁光烈国防部长在记者会上再次强调了反对日美同盟适用的立场,帕内塔在中国期间不断强调“美国在领土问题上不持立场”的态度。中国的认知很清楚,即钓鱼岛和南海问题根本的解决办法是稳定的中美关系。

  第二,中国认为钓鱼岛问题一定程度上是美国制造的历史问题,中国在对美外交和外交口径上强调战后秩序以牵制美国。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属于战胜国,日本是战败国,中美在反法西斯战争和建立战后秩序方面某种意义上来说立场是一致的(尽管冷战中关系紧张)。中国将日本的行为定义为“公然否定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成果,随意推翻《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载明的原则和体现的精神,严重挑战战后的国际秩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美在钓鱼岛问题上为了维护战后秩序合法性上利益是一致的。而如果美国在这个问题上袒护日本,在道义上就可能会出现问题。

  第三,中国认为美国对于日本国内右翼保守势力的纵容甚至支持是日本强硬的主要内因之一。在中国看来,日本的单方面行动是在美国重返亚洲的背景下进行的,因此中国对日本的反制措施越强烈,“隔山打老虎”的效果才能明显,才能够触动背后的美国。只有美国意识到中日关系的恶化将会影响自身在本地区的利益后,才有可能对自己的“小伙伴”进行及时的有效提醒。

  第四,中国认为美国政府的重点不可能放在钓鱼岛上,在其他重大国际问题上同美国保持沟通让美国理解中美之间的全球利益远远大于日美之间的同盟利益。对于奥巴马政府来说,目前最严峻的挑战是在国内,以及即将到来的大选,而大选的主要焦点在经济问题而不是外交。经过了长达十年的两次昂贵战争,选民们不可能接受中美的军事冲突,特别是为了那些远离美国本土的小岛。在外交问题上,伊朗核问题是优先课题,美国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卷入非核心利益的承诺冲突中去,而无论国内经济还是伊朗等国际问题的解决都需要中国的配合。

  以上仅仅是笔者根据长期跟踪中美日关系以及公开资料分析得出的个人见解,不一定对,更不一定完整,但希望能够对读者们理解亚太地区复杂的安全环境有所帮助。

作者是日本国立新潟大学副教授

在中国看来,日本的单方面行动是在美国重返亚洲的背景下进行的,因此中国对日本的反制措施越强烈,“隔山打老虎”的效果才能明显,才能够触动背后的美国。只有美国意识到中日关系的恶化将会影响自身在本地区的利益后,才有可能对自己的“小伙伴”进行及时的有效提醒。

《联合早报》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